2015年06月08日

說好的一起白頭到老呢




當時光再也無法描繪出你的臉,你曾說過的永遠,又會有多遠?

夜空在一次拉下了唯美的序幕,流轉的燈華,瘋狂打淚溝邊間好的閃爍著。光影翻滾,交疊了時間和生命。 我默默的站在那裏思考著,是不是他太過執著,以至於直到今日卻還是無法釋懷……

天黑的,好似將要墜雨一般。

我從書櫃拿出了一封信,信的字跡被淚漬浸透的有些模糊了,胸口悶悶的無法呼吸,心裏竟也壓抑的很。甚至連嗅到的空氣,都充滿了傷感的味道。

晚風,總是攜著幾許悲傷,幾味落寞。

友情,宛若水晶般剔透,陽光可以輕易的穿透、折射。亦猶一件做工精美的藝術品,握的太松,惶恐會不經意的滑落,破碎,進而散落一地,令自己難過不已;握的太緊,手會痛,心會痛,東西卻依舊會碎。

“宇,快有八年了呢,我怎麼可能放下呢,我怎麼可能放的下呢?!”

是我將其握的太緊了麼?自從那年兩人莫名的爭吵後,已近很久都沒有聯繫了。

聯繫又能怎樣呢?繼續爭吵麼……宇,你要我拿你怎麼辦呢?

信紙上那稚嫩的字跡,真的是現在那什麼都不曾在意的你所留下的麼。

“永遠是朋友,永遠是兄弟,取得好成績,永遠不分離。”

永遠?呵呵,你說的永遠是多遠呢?是一個轉身後,再也無法回到的過去,還是從何時起,我已近沒有資格的開始?

或許,我當時被迫和家人一起離開後,就註定了我們的生命不會再有交集了。

總是會不經意的想起,那些年幼無知的歲月。我們是如此的親近,當時還不知道同人一詞吧,倘若知道,你就是我的BF。不管你是否會同意,我早已經無法失去你了。

或許正是如此。近乎瘋狂的佔有欲,將你我越推越遠。或許,一切早已無法從頭來過了。

我歎了一口氣,隨手打開了電腦,習慣性的點著宇的空間。

“無權限訪問。”

每個小字,宛若一枚枚針,毫不留情的,在我最沒用防備的時候,深深的紮入……

自嘲的苦笑著,那種心痛的感覺,撕心裂肺都不足以形容,更何況是蒼白的語言呢……絞痛,真正的絞痛!

心情不好的時候,便會寫些文字發洩。我嫺熟的在鍵盤上敲打著,聽著一個個熟悉到不能熟悉的聲音,還有那窗外依稀不斷的雨聲。

花自飄零水自流。

這是你最喜歡的詩句,而我卻只知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我知道你不會看到,所以也就放心的寫了。我總是那麼的不徹底,如何都不能釋懷放下。從前偶然得知,我的扣扣,在你哪“比命還珍惜”一列呢!如今呢?只歸不是陌生人罷了,不,或許我們連陌生人都不如,我們已經無法從新認識彼此了,我們不過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罷了。

永遠,永遠是多遠?是我們曾經的友情?還是我永遠都無法在追上的你的腳步……

其實特別想說,不打擾是我最後的溫柔。但這總歸是自己對自己的敷衍而已。不打擾不是我的溫柔,而是你的不挽留!不過是我太過不甘罷了,總是把自己搞的這麼狼狽。

回憶在美也是曾經,可我的不甘,又怎敵命運的心血來潮……

“叮咚……”手機不適宜的出了聲響,一條簡訊。

隨手打開,雙目的焦距卻凝固了。

今天,是年末呢。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一切都會變的煥然一新。辭舊迎新,辭舊迎新!為什麼我們不能重新認識呢?我們還能繼續我們的友誼麼?要不,去你那裏找你吧,這樣下去,何時是個盡頭呢……我這般想著。

將日誌存入草稿箱,隨意的披了件大衣便出去了。

新年的氣息很足呢,只是一個人走在街上,淋著小雨,有些落寞罷了。我沒有打傘,不習慣,覺得麻煩。我發覺身邊沒有了你,我變得更加的容易悲傷了呢。突然感覺,我好像大雄,而你卻是多啦A夢。曾經,我們在一起瘋,在一起鬧,到最後面對別離時,那般的傷感……

想著想著,突然很想聽周董的“時光機”,便不禁從手機裏翻查著。

看著牆角迎風的蒲公英/茉莉花開的香氣/我閉上眼想要回到過去/當時我們劃分界限的座椅/下課就靠在一起/無論怎樣吵鬧/我就是離不開你/我們說好走到底/以為從此就不分離……

是啊,不分離,不過是我們過去的覺得罷了,事事變遷,我們的承諾,又有多少能夠兌現呢?

不知不覺的你依舊離我而去,我總是在不經意的想起,想起那些年的歡聲笑語,想起那些年我們曾經擁有過的多少在意……  


Posted by 清風伴明月 at 12:12Comments(0)elyze 冷凍溶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