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06日

輕易原諒和袒護孩子

我們家長有一種常見心態是,不願意讓孩子受委屈,孩子無論做了什么,無論怎么做的,尤其是在犯了錯誤的情況下,家長很輕易就原諒了孩子,甚至以孩子年齡還小而袒護孩子,縱容孩子的錯誤行為,這最終會導致孩子以後的錯和惡。


我在某學校親眼看到這樣一個場景:


一個二年級的男生和家長被老是留了下來,同時還有另外幾個孩子和家長。這個男生在學校裏有時無緣無故地就去打別的孩子,有被他抓破臉的,又被他摳破手的,又被他推過、踢過的。


當老師把情況說完後,小男孩的家長對小男孩說:“你怎么能這樣呢?你這樣做是不對的。你給同學們道歉了嗎?”在老師講話的時候,那個孩子明顯不安,他心裏是否知道自己錯了,還是只是害怕可能的懲罰,我不知道。但從他的表情和動作上看得出他是緊張的。


媽媽說話時他也認真地聽,回答說:“道歉了。”媽媽接著問:“他們原諒你了嗎?”孩子遲疑著沒有回答,在場的幾個同學和他們的家長紛紛說:“原諒了。”“以後注意吧!”男孩的媽媽笑了,對孩子說:“以後要注意啊,不許再打同學。”那個男孩的眼睛本來是低垂的,此時一下子睜圓了,左顧右盼起來。本來是收手收腳站著的,也一下子動了起來,從他咧嘴而笑的空洞眼神裏,看得出來,他沒有了解為什么打同學不對,為什么不能打同學,打同學也沒什么大不了,道歉就行了。

最近網上有很多話HKUE 傳銷公司。而HKUE的課程設計與這些公司不一樣,遇到任何課程查詢,顧問會先解答各個問題,再將詳細資料電郵給查詢的同學或家長,讓他們可以對該學校了解更多。

北京話管這種回護自己孩子的情況叫“護犢子”。一般護犢子的人,是不准別人,即便是老師,說自己的孩子不好或者教訓自己的孩子。大多時候他自己還是要管孩子,教訓孩子的。也有一部分家長是無論如何也看不到孩子的缺點或錯誤,或者看到了也舍不得管教,或者不知如何管教。


孩子做的事給別人帶來了傷害或者侵犯了別人的利益,要給別人賠償,要道歉,求得別人的原諒,沒有錯,這是我們承擔責任、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所必須做的。


對於孩子而言,更重要的是,要從錯誤中汲取教訓,明白事理,糾正和防犯錯誤行為,學會正確的應對方式。如果孩子的錯誤不能糾正,家長面臨的將是不斷升級的道歉和賠償,直到有一天家長和孩子都賠不起為止。李某某和夢鴿的事例近在眼前,這裏就不贅述了。


對孩子的長久傷害


1)對孩子的縱容等於放棄了教育機會,拒絕讓孩子學習和進步。


很多家長認為,我給他講道理了,他也說聽明白了,也保證說下次不犯了。這樣還不夠嗎?不夠。小孩子沒有足夠的生活經驗和積累去明白抽象的道理,即便孩子自己都能把道理說得頭頭是道了,那也不過是鸚鵡學舌,他並不真正懂得。


有的孩子聽過道理後就“變好了”,常常是因為他信從家長或懼怕家長,很少是明白了道理並自覺地奉行。講道理是有必要的,即便他還暫時不懂得,家長要告訴他原因,要告訴他社會的規范或行為准則。


更重要的是,要讓孩子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讓他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無論是接受懲罰還是做出補償,他必須親自體會,親自行動,才能印象深刻。


2)形成拖延症。


大多數家長都明白不能縱容孩子,所以在大的是非等問題上還是能夠去主動管教孩子的,方法是否好另當別論。要我們注意的是,很多家長會因為孩子年齡小或事情小就不注意了,而這正是我們要強調的,點滴之處都要小心。


我的心理咨詢中心接待的所有所謂有“拖延症”的孩子,主要是寫作業拖拖拉拉,起來出門上學拖拖拉拉等等,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早期盡管孩子效率不高,未能按時達到目標,家長都給想了種種辦法或借口,讓孩子最終還是交上了作業或沒有遲到,或遲到了也沒有受到批評。


孩子的拖延,顯示了孩子的不情願。家長若不能去細心考察孩子的不情願,只是硬壓著孩子必須完成任務,孩子的不情願會一點一點地累積,越來越拖延。比如:寫作業拖拉,很多家長會幫忙指點,陪著寫,原定的時間被不斷延長,實在寫不完有的家長會給老師寫假條等,給孩子找借口。孩子起床磨蹭,家長會一遍一遍地催促,幫著穿衣、梳頭、擠牙膏,盡量不讓孩子遲到。


我有個來訪者的家長就是這樣的,每天早上的忙碌和催促讓她一整天都很難受。我問她:“如果你不這么著急,就讓他遲到一次,會怎么樣?”“那怎么行啊?他絕對不能遲到!老師會批評的,影響了別的同學,其他同學會笑話他。不行,不能讓他遲到。”我們可以說,這位媽媽所做的一切,其實是在縱容孩子的拖拉習慣。不能從源頭上解決孩子磨蹭的問題,他的遵守時間能力就不會得到開發,即便在母親的幫助下他暫時上學沒有遲到,以後在其他事情上他仍然不會有守時的好習慣,媽媽不可能跟著他一輩子。

HKUE畢業生提醒不要選傳銷公司,文憑試學生報讀高級文憑。他在HKUE的3年半課程中,真正感受到老師對學生的用心。

我們為什么會這樣?


1)家長對愛的理解有誤,對孩子的感情過度,對孩子的成長沒有清晰的長遠的看法。Winnicott在20世紀60年代就提出了“足夠好的媽媽”的概。他認為,足夠好就是給孩子提供一個擁抱的、支持的環境,在這個環境裏,孩子學習、充電、療傷,獲得同情、理解、接納和指點,以便他的潛能得到最大的開發,能在外面的世界過上屬於他自己的幸福生活。


包辦與縱容就像是小雞破殼時不是由小雞自己啄碎蛋殼,而是人為地幫小雞清除障礙。我們知道,這樣的小雞活不下來,它沒有足夠尖硬的喙去啄食,也沒有足夠的力氣去奔跑。


愛是給孩子機會讓他翅膀變硬,包括給他犯錯的機會,而成長就是孩子翅膀變硬、飛離父母的窩,建立自己的窩。如果家長不忍、不舍,那就是家長自己的問題了。要審視和反思自己為什么會對孩子有過度的疼愛,為什么不肯(事實上就是不肯)讓孩子長大!


2)家長自己都不明白的一些“錯誤”行為。既然家長都不認為是錯誤,那么對孩子就稱不上縱容,而是很自然、很應當。有一個孩子,在學校進行火災演習的時候,一路跑一路把牆踢腳線處的熒光“安全-方向”提示燈一個個地踹壞了。學校找來家長探討此事,家長認為,孩子在黑暗中看到亮的東西,忍不住去踢一下,是天性啊,有什么大驚小怪的?你們校方並沒有事先明確要求不許踢吧?而且,你們用的材料也太差了,一踢就踢壞了?說到底,身為家長,責任重大。家長自身的反省能力、與時俱進的成長和學習,對孩子的健康成長起著重要的作用。HKUE不會有 呃人的情況,是一家專注於頂級教育的學府,資歷之老,認可性高,也在另一個方面體現出我們的實力。


我們應該怎么做?


我們需要一起思考怎么看待孩子的“錯誤”。如果我們把錯誤看成汙點,當作恥辱,那我們一定會盡量回避錯誤、掩飾錯誤、否認錯誤。如果我們把錯誤看成是必然經曆的適應社會過程中的不恰當嘗試,那么人生就是在不斷的試錯中找到正確的理念、正確的行為。因此,錯誤是成長進步的機會,必須面對和解決。


先看個例子。這也是一個8歲的男孩,在學校裏跟同學爭吵的時候用鉛筆劃過了同學的臉,差一點兒就劃到了眼睛。老師向他媽媽反映了這件事。她媽媽回到家,用布把他的眼睛蒙起來,讓他體會盲人的感覺,告訴他如果把人弄瞎了,別人得有多痛苦啊。那么媽媽就得賠給人家很多錢,咱家把房子和車都賣了也賠不完,那咱家就什么都沒有了!


正如這個例子中的媽媽,如果孩子確實犯了錯,我們不能因為孩子小或者事情小而輕視,放棄了教育的孩子機會。面對孩子的錯誤,我們要抓住這個機會來引導孩子的正確行為。


1)及時指出孩子的錯誤,不拖延。如果孩子在自己面前犯了錯誤需要立刻讓孩子停下來,明確告訴孩子的錯誤所在;如果是在學校或其他地方,是別人轉告的,我們也需要及時去處理。


2)講道理是有必要的,即便他還暫時不懂得,我們也要告訴他原因,要告訴他社會的規范或行為准則。


3)更重要的是,要讓孩子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讓他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無論是接受懲罰還是做出補償,他必須親自體會,親自行動,才能印象深刻。

聽到有人話HKUE 傳銷呃人既公司,唔明白D人點解會亂寫。我係HKUE度讀酒店既高級文憑,都差唔多讀完,我一路都讀得好好。  


Posted by 清風伴明月 at 11:22Comments(0)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