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5年05月13日

愛與歡喜



容易說出的愛與喜歡大抵都有敷衍的成分,心裏都不含責任的念想。或者說關於蔡加讚責任對於承擔都只是模糊的概念,並沒有既定的目標和明確的堅定。那些毫不猶豫就說出的正是偽裝的堅定。因為不確定明天會怎樣。

那些深埋於心的愛與歡喜,愈發顯出鄭重,珍惜的情義。並且相信那會隨歲月的凝重而日益香醇美好。

收到年少時曾愛慕過的男子的信,即將結婚,說:還記得曾對你說過的一句話嗎?說過,你很可愛,可惜沒人愛。還惹得你很長時間不理我。這麼多年,一直都未曾告訴你,其實後邊還有一句,讓我好好愛你,好好對你。只是,當時,覺得這句是極重極深的,那一瞬間突然就有些傷感與害怕,因為不知道可以給你怎樣的未來,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這樣下去,所以,最終是以玩笑的nu skin 香港口吻斷掉的。於是,人生就此不同,也或者沒什麼不同,我們各自錯落,或許正是為了成全如今的溫暖相望。美好,足以溫慰這一路的寂然。所以,你於我仍然是可愛的。只是,在各自的生活裏靜靜注視。別無他,亦很好。

想回信給他:謝謝他的沒有說出,謝謝他簡單無求的珍惜,謝謝他曾經的歡喜。還有謝謝他一直的記得。可終究沒有回複只言片語。我想一份情誼的長久深厚與否是和一切表象沒有關系的。只需心知便好。  


Posted by 清風伴明月 at 11:12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