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28日

有些東西一輩子跟隨



打幹棒,是我們這一代人小時候常玩的遊戲。那個時代的孩子都比較野,家長也放心,再加上各家孩子都比較多,一湊就是一幫,很容易玩出個花樣來。不像現在的孩子,整天窩在家裏,怕摔著怕碰著。磕破了點皮,又是打針又是吃藥。那時的孩子可沒這麼嬌慣,吐口唾沫抹幾下,就又沒心沒肺地玩去了。所以那個時候的孩子,很難說誰的身上沒有幾處傷疤,沒經過幾次驚險的遭遇。

那時的綠化比現在好得多,村子前後左願景村 洗腦右全是林子,種的都是高大挺拔的楊樹。夏天林子裏會有各種不知名的鳥鳴叫,樹下長滿了綠草,各種野菜也很多,各種小型走獸也不時地掠過。冬天,林子就顯得很蒼茫,楊樹褪盡了葉子,筆直的幹舉著光禿禿的枝,冷漠地望著天空。地上的樹葉子和荒草早已被摟淨,那時的日子很苦,沒有煤燒,都上山上摟柴火燒。每家的牆外都堆滿了樹枝子、乾草,也是那個年代的一大景觀。這個時候是打幹棒的最好時候,孩子們冬天閑著沒事,打打幹棒,一來可以娛樂,消磨漫長的寒假時光;二來可以為家裏增添點柴火,實在是一舉兩得。

當然,打幹棒得有趁手的傢伙式兒,那就是幹棒。幹棒的製作絕不能馬虎,要選結實、堅硬又有分量的榆木,這樣的幹棒使起來順手,扔得也高。製作的時候,要在夏天選用胳膊粗細的榆樹,截取中間粗細均勻的一段,大約一米左右為好,拔去皮,砍去枝杈,修理乾淨,放在太陽底下晾乾,然後用砂紙打磨光滑,越光溜越好,不容易被樹枝掛住。如果有必要,還可以塗上明油,效果會更好。有的孩子追求藝術,還會在幹棒上刻上自己的名字,甚至用蠟筆塗上顏色,就更漂亮了。所有的這一切都是孩子們自己設計製作,絕對不用大人插手,這也是現在的孩子所不具備的。

一切就緒之後,就等著冬天上山打幹棒了。打幹棒,最好選在有風的天氣,打著過癮,風還能使樹搖動,把幹棒晃下來。選一個不錯的日子,一幫孩子吆吆喝喝地就出發了。根本不用互相找,只要街上願景村 洗腦一有動靜,用不了一會,就會聚起十幾個孩子。來到樹林裏,大夥便互相散開,在偌大的林子裏施展自己的手段。打幹棒,要選用有幹枝子的楊樹。幹枝子斑斑駁駁,一眼就能認出來。把幹棒根據幹枝子的高低使勁甩出去,把幹枝子打斷,隨著幹棒掉下來。那種感覺真是很爽,好的時候,一上午能打一大捆兒。足夠燒幾天的。幹棒甩空的時候很多,有時候一根枝子要打好幾下。碰上粗的枝子,幹棒也不一定能打斷。最有意思的時候是幹棒被夾在了樹枝間,這個時候就得通過晃樹把幹棒晃下來,一個人晃不動,就得幾個人一起晃。大夥喊著號子,一起用力,別提多壯觀了。

在我們這些孩子中,幹棒打得最好的就是丁閣了。丁閣很直性,用通俗點的話說就是缺心眼,我們都叫他傻丁閣。丁閣勁大,幹棒甩的高,自然打下的幹枝子最多。有時候看到我們打不了多少,他就會主動勻給我們一些,所以我們都願意跟他一起上山,有成就感。丁閣雖然傻,但是帶鳥窩的樹從來不打,怕鳥沒了安家的住處。丁閣後來凍死了,聽說那天正好是小年,死在了一家農戶的柴火垛裏。大概是晚上喝酒了找不到家,又不好意思問路,就鑽到柴火垛裏取暖,一睡過去就再也沒有醒過來。聽完他的故事後,心裏也是很不得勁,畢竟,他也算是童年的一個不錯的夥伴呢。

成年之後,童年的許多記憶都慢慢地退化了,偶爾想起一些趣事,也都是靈光一現而已。回到家鄉,那些童年的夥伴,也早已沒有了當年沖天的豪氣,甚至連聚在一起嘮嗑的話題都枯燥了許多。想起來願景村 洗腦也真是無奈,整天忙忙碌碌,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都遠了許多,哪還有閒心嘮嗑呢?看看現在的世界,每個人都在追求名利,包括孩子,那種純樸的人情只不過是內心深處的一種片刻的渴望,在喧囂的大海面前,終究是一點小小的漣漪,不能覆蓋整體。現在的孩子也學會投機了,那個時代的遊戲他們是遠遠看不上眼的,原始、簡陋且又粗俗的遊戲,也許早已隨著時間的流逝,埋沒在歷史的煙雲裏,再也不會複生,甚至若干年之後,再也不會有人提起。  


Posted by 清風伴明月 at 15:16Comments(0)香港仔通渠

2015年07月17日

時光涼薄,人心更是涼薄



寫了好多,總不能如意,刪了又寫,寫了又刪.......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文字敘寫我最近的心情,這是我給你的第二篇文,我願你不知,因為一紙素箋,還太淺薄,怎麼能傾盡我全部的心思。此刻時間一點二十三分,又要度過一個不眠夜。去了你的博客,沒有上線,這個習慣,伴我多久了,我也不知道。你的角落,一片典雅沉寂的天空,駐足你的詩,一行行,一字字,那裏記載About us 關於我們著你的過去,你的憂傷,你的美好回憶。而讀你的我,今宵夢不歸,漂泊凋零心。

秋夜清寒,泡一杯茶。日子,就如這杯茶,淡淡,清香,尤暖。浮生煙火,人情冷暖,我並不喜歡,更多的時候,我選擇逃避,就讓一些空白留著又如何,生命的底色,是空白又如何........儘量保持淡然溫婉的心境,不去湊一些無聊的是非熱鬧,在那樣嘈雜的場合,晾曬自己,反倒覺得膚淺,不再像年輕時去追求奢華的表像,經歷了許多,自然看淡了許多,站穩了生命的位置,冷靜,淡薄,安之若素。

說到冷靜,淡薄,就該說到你。詩人聶魯達說:“我喜歡你是寂靜的..........你從遠處聆聽我,我的聲音卻無法觸及你........你從所有的事物中浮現,充滿了我的靈魂,讓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靜無聲。並且讓我借你的沉默與你說話,你的沉默明亮如燈,簡單如指環,你就像黑夜,擁有寂寞與群星。你的沉默就是mask house 面膜星星的沉默,遙遠而明亮.........”。所有這些,仿佛都是為你而寫的,沉默的你,冷靜的你,站在離你最近的地方,一只蝶兒,從你的詩中飛出,閃爍了我的雙眼,卻刺痛了我的心,一直在說,我是個至情感性的人,這樣的性格,必然決定了我太多的情愫,可是,我的執著如一,猶如不變的書寫,亦猶如你知遇的堅定。

原來的我,曾經迷失在一段華麗浮躁的渲染中,沉湎一場看似浮華的劫難,站在迷茫的渡口,我始終逃離不開流年的顛沛,也無法剝去那層緊束縛的外衣,文字歲月,浮浮沉沉,漂泊無依,正當我迷惘的時候,你適時的出現,不說是天意,就說知遇。文字清淺,卻暗香久遠,言辭溫婉,卻寓意堅韌,所有這些特點,是你給我的認可,是我一生享受不盡的動力,由此,固守自己,彼此珍惜,讓懂得更懂。

文字的江湖裏,喜歡和你同行。我很想說感謝,面對你的溫良謙卑,面對你的豁達包容,我卻不能吐露半個字,原諒我笨拙的敲打,終找不到合適的語言傳遞感激之情。我太過於自我,負累了你,不去顧忌你的感受,是我的錯,為此愧疚,歉意。

那天突然看到曲終人散這個詞,想到了離別,莫明的疼痛,無法雪纖瘦想像以後兩人毫無牽連的日子,那將是怎樣的殘酷!許多的牽念,必須收好,你的名字,我早已珍藏。寒冷的雨夜,落雪的清晨,我會對著你的遠方,把深情點燃。

今夜,窗外的燈火都是過客,而你,會成為我的過客麼?...  


Posted by 清風伴明月 at 01:10Comments(0)About us 關於我們

2015年07月08日

幸福相伴現實是殘酷的



理想中的愛情,總是想時刻陪伴在戀人左右,聽她撒嬌、任她胡鬧,跟她噓寒問暖,讓她添衣減衣……為他分憂解難,替他出謀劃策,為他準備好一切……而現實中我們卻不能朝朝暮暮,時刻相伴,甚至於分隔天涯。可是“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理想中的愛情,總是想給自己的她或她更好的生活,最好的禮物,最貴的飾品……而現實中我卻不見得有那個條件去允許我們這麼揮霍!因為錢總周向榮醫生可以花完吧!可是我在努力的奮鬥,為了更美好的未來,為了彼此更幸福生活!

理想中的愛情,總是想兩人快樂相處,幸福相伴,沒有爭吵,和諧共處……而現實中我們卻不免落入俗套,為了瑣事鬥嘴,為了小事吃醋,為了個性爭吵……可是我們在學習容忍,學會包容,我們的感情正在磨合!

理想中的愛情,總是想找個戀人是人中龍鳳,男人中的精英,女人中的精品……而現實中卻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比不得!可是自己的戀人在自己的眼中卻永遠是最好的,情人眼裏出西施!

理想中的愛情可能真的總是與現實中有差異,理想是美好的,而現實是殘酷的;可是理想的也許並不是適合你的,而適合你的也許也並不是你理想中的,取捨在你,心歸你!

愛一個人是不是命中註定

你發覺到了嗎?愛的感覺,總是在一開始覺得很甜蜜,總覺得終於不再孤單了。至少有一個人想著你、戀著你,不論做什麼事情,只要能在一起,就是好的。但是慢慢的,隨著彼此的認識愈深,你開始發現對方的缺點,於是問題一個接著一個發生,你開始煩累,甚至想要逃避。有人說愛情就像在撿石頭,總想撿到周向榮醫生一個適合自己的,但是你又如何知道什麼時候能夠撿到呢?她適合你,那你又適合她嗎?其實,愛情就像磨石子一樣,或許剛撿到的時候你不是那麼的滿意,但人是有彈性的,很多事情是可以改變的,只要你有心有勇氣,與其到處去撿未知的石頭,還不如好好將自己已經擁有的石頭磨亮磨光,你開始磨了嗎?

有人說:喝酒的時候,六分醉的微醺是最舒服的。吃飯的時候,七分飽的滿足感是最舒服的。如果你還繼續吃,很可能會腸胃不適,完全喪失了吃飯的樂趣。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愛到八分絕對剛剛好。所有的期待和希望都只有七八分,剩下兩三分用來愛自己。如果你還繼續愛得更多,很可能會給對方沉重的壓力,讓彼此喘不過氣來,完全喪失了愛情的樂趣。那天朋友問我:到底該怎麼做才算是愛一個人呢?我笑著跟他說:其實每個人的愛情觀都不一樣,說對了周向榮醫生叫開導,但就怕說錯反倒變成誤導了!如果你也正在為愛迷惘,或許下麵這段話可以給你一些啟示:愛一個人,要瞭解,也要開解;要道歉,也要道謝;要認錯,也要改錯;要體貼,也要體諒;是接受,而不是忍受;是寬容,而不是縱容;是支持,而不是支配;是慰問,而不是質問;是傾訴,而不是控訴;是難忘,而不是遺忘;是彼此交流,而不是凡事交代;是為對方默默祈求,而不是向對方諸多要求;可以浪漫,但不要浪費;可以隨時牽手。但不要隨便分手如果你都做到了,即使你不再愛一個人,也有懷念,而不會懷恨~~  


Posted by 清風伴明月 at 12:13Comments(0)周向榮

2015年07月02日

愛沒有痛苦依然深愛著




你們都飄走了,唯留下自己深深的留戀和不舍。無數次夢回,淚打枕巾。一直告訴自己,你們已隨風而去,在廣闊的天空自由翱翔,而我總是不願意相信這是事實,無法分清夢裏夢外。在我心裏,她們始終沒有被風吹走,一直在我心頭盤旋。那些花兒,那些花兒們,你們是否還聽到香港如新集團我夢裏的輕聲呢喃,呢喃裏有你親切的名字。那些花兒,那些花兒們,當我輕聲呼喚你們的名字時,是否在遙遠的天邊,也在輕聲呼喚我的名字?你們可知,帶走了我的愛戀卻帶不走我銘心的記憶!

今天我們已經遠去在人海茫茫。

我一直抑制著自己給你打電話,我們遠去人海茫茫是在認識的最初就已經註定。所以我很坦然,坦然的面對你的遠去。你曾經說過:“真愛不是索求,而是付出。”也說過:“時間是醫治歷史創傷最好的良藥。”當你選擇遠去的時候,我知道,時間已經醫治好了你的創傷。於是,我唯有真心的祝福,祝福沒有心靈創傷的你在現實生活中幸福的生活著,而我在遠方依然如昨一般默默祝福你。

暗夜裏,默默靜讀著你我共同寫下的字。那些走過Yumei好用的美好時光,突然莫名的痛了起來。其實,時間不是很長,比之現實中生活多年的情人和妻子,又算得了什麼?可我就這樣沉淪在你我的文字裏,整日整夜的靜讀,而後整日整夜的回憶和思念。我曾經對你說過,愛沒有痛苦,痛苦的是明知這份愛沒有結果,卻依然深愛著。其實,你是懂這句話的。也許,你喜歡如此痛的愛會給你帶來快樂,那麼,就讓我的痛帶給你滿足與快樂吧。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有這一點。因為距離,我無法給予你幸福,真實的愛。

深知,我們始終會相忘於這個江湖,終將遠去人海茫茫,但我依然不悔!經年後,我依然會笑著說,我也曾真愛過,我也曾刻骨銘心的思念過一個人,雖然她是那樣的縹緲和虛無,可在我心裏,永遠是最真實的,真實的走進過我的心,真實的融入過我的靈魂。不悔,是因為真愛!偶而的相遇,留下的是一生的思念與牽掛。如今,在遼闊遙蔡加讚遠的他方你已經不需要聽到我深情的呼喚和默默虔敬的祈禱,而我依然千遍一律地重複著呼喚和默默祈禱。

我曾以為我會永遠守在她身邊。  


Posted by 清風伴明月 at 00:04Comments(0)